主页 > 最强知名 >「我来,我见,我征服」 >
2020-05-28

「我来,我见,我征服」

2018-06-15|撰文者:诏艺

在豔阳高照极度闷热的6月初某日下午5时05分,由于我已经被告知受访者行程上颇为紧迫,可能会晚些到达,她依旧风尘僕僕地自高铁站马不停蹄地赶回这个办公室接受专访。眼前这位女士进门时不疾不徐,但看得出外面三十四度的高温应该令她并不舒适,额头和面部上汗珠隐约可见。她将简洁俐落三宅一生( Issey Miyake )的黑外套迅速换下,挂上椅背,身着桃红色上衣洋装,两相搭配,对比色彩强烈有个性,显然对于穿着品味有着自己的一套独特见解。

「理事长没关係,您先休息一下,不急。」我说。「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听到这句后我尚未会意过来,她已经将她自己的手机录音键按下,开始了这次的访谈。

「我来,我见,我征服」中华民国画廊协会理事长锺经新。图/锺经新提供。

原为台中大象艺术空间馆(以下简称大象)创办人,2016年底以高票当选第13届中华民国画廊协会理事长的锺经新女士,去年ART TAIPEI 2017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以下简称台北艺博或ART TAIPEI )在她统筹帷幄积极努力下,不但大刀阔斧痛下决心整顿台北艺博主办单位的人事组织、精品化台北艺博展商,并大举优化展场规划上的细节,成功一扫多年来台北艺博销售成绩不尽人意的困境,在展会后意外获得绝大多数参展画廊与藏家的好评。

于非池中「2018特别企划-影响力人物」决选中,锺经新理事长以极高得票率,入选非池中粉丝自行票选年度影响力人物前三强。锺经新女士亦为画廊协会创会以来,唯二的女性理事长之一,距前一位女性理事长李亚俐已有二十年。

近距离了解锺理事长行事风格,铁娘子式的主导与霸气风格或有褒贬,但这一年多来在她的领导下,多数画廊与实力藏家对于她勇于任事、积极参与并广泛支援台湾艺术圈各项活动,皆有目共睹,讚誉有加。本篇专访,或许可以一窥她预计将如何带领台湾画廊界面对当前各式各样的严峻挑战。



一、进入艺术领域的历程:



锺经新(以下简称锺):我本来是位插花老师,也曾任中华民国花艺研究推广基金会中区会长,在玩花期间创立篆刻学习时期命名为「赏雅书斋创意馆」的複合式艺术空间,之后去东海大学唸了为期六个月的建筑学分班,本想进入建筑系的在职硕士班,但深感自己在製图技术上欠缺扎实基础,大概很难顺利毕业,后来改变学习方向进入东海的创意设计与艺术学院美术系,以第一届策评组入学,而以油画创作组毕业,让我有机会实际从事过创作。这些经验的累积,开阔了自己的眼界,后来也间接让我在不管是自己画廊的策展,或是去年台北艺博会的动线规划等等细节,都得以亲自判断调整并以有效率的方式执行。

除了创作以外,我也曾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的艺术管理研究所修习,当时有幸在中国当代着名学者易英老师指导下学习艺术批评与写作,因此对于艺博会的整体学术规划就会比较全面些。对于艺博会,我一再强调应该以学术作为根基,「学术先行、市场在后」一直是我经营画廊的理念,同样地我也带入此观念来经营艺博会。

刚唸美术系时,研一读到佩姬古根汉(Peggy Guggenheim)的传记,当时不知为何竟受到她的精神感召,萌生了要成为艺术经纪人、培养艺术大师的想法。在学期间受到倪再沁、皮道坚、曲德益等师长的影响,他们给我很多专业上的方向与指导,特别是建议我画廊经营可以用「议题性的策展」来规划展览,这些思维沿用至今,都还是非常受用,我衷心感谢他们!



二、画廊的经营:



锺:画廊开始营运后,因为我自认是一个对于挑战没在怕的人,也不喜跟风,加上我有很强的信念就是:「要做就要做创新的事物,并把它做到最好」、「要就要当领头羊,让那些唱衰者没话讲」。

大象于2007年11月开幕,隔年六档不同议题的策展,我在前一年就早早规划妥当,且全部以学术性研讨会方式来推广旗下艺术家,这在当时台北以外的画廊并不常见。

开馆后不看好来踢馆的人士也不少,有个花絮还蛮有趣:有位艺术界先进听说有这幺一家新画廊不按常规经营,竟然用什幺「学术研讨会」推广艺术,大概是觉得相当不以为然,因此有意想来「指导」我如何开画廊,当时一进门就要求同仁找我出来直接谈,同仁问他是否认识我,那个人説:「当然认识,不就是锺经新『先生』吗!」(笑)「我来,我见,我征服」夏阳,《中国拳术》,1965。锺经新收藏品。图/锺经新提供。